首页资讯行业动态美国总统换人会给中国体育产业带来新变化吗?
首页资讯 > 正文

美国总统换人会给中国体育产业带来新变化吗?

发布: 迅动体育     2020-11-07 16:31

核心提示:美国的大选已经进入了更加深入的阶段。所谓“更加深入”,也就是支持参选者的两边群众开始直接动手了。很多市场的参与者都在预测拜登上台给美国甚至全世界的一些产业带来的变化,也因此要做出应变。当然也包括那些靠体育吃饭的公司们。

美国的大选已经进入了更加深入的阶段。所谓“更加深入”,也就是支持参选者的两边群众开始直接动手了。


预期选举结果大概是民主党的拜登(鉴于目前知道的数据)胜出。不过美国人关于到底谁赢了的问题还会撕很久,这个事很可能一直到拜登卸任都彻底结束不了。


很多市场的参与者都在预测拜登上台给美国甚至全世界的一些产业带来的变化,也因此要做出应变。当然也包括那些靠体育吃饭的公司们。


特朗普对体育并不是特别好。


特朗普和他的几个前任,也就是所谓的建制派们不同。除了做事极端化之外,还包括他也不那么支持体育产业,除了自己迷恋高尔夫——上台执政三年多,打高尔夫的次数已接近300次。


美国总统换人会给中国体育产业带来新变化吗?| 崔鹏专栏

▲特朗普迷恋高尔夫。


其实美国总统,特别是最近30年里当选的,基本上都是体育高手。老布什的棒球、里根的游泳、小布什的自行车、奥巴马的篮球,年轻时都具有专业水准。所以,他们在和这些门类运动员见面的时候都会体现出某种亲切感,以奥巴马和那些NBA球星的见面会最为明显,双方甚至经常私下约球。


但特朗普就不同了。虽然他也告诉别人,自己在年轻时曾经擅长棒球、篮球和橄榄球,并且因此成了大学里女生最喜欢的男孩。但注意,这都是他自己说的。结合特朗普侄女对他行为的一些揭露——这个人一贯撒谎、找人代考、编造学历......那编造个体育成绩简直不在话下。说实话,从后来特朗普的行为上看,难以找到他对这些运动热爱的影子,即使他拥有过一支职业橄榄球队。


另一方面,绝大多数运动明星也不喜欢特朗普。这包括众多黑人篮球和橄榄球明星,也包括很多白皮肤的运动明星。


特朗普更喜欢那些相对个性的体育项目,比如WWE或者UFC这种门类,特朗普直接参与过WWE的“演出”,还和白大拿也互为拥趸。


大多数明星不喜欢特朗普是有原因的,他的看法往往让长尾人群感到不适,比如墨西哥人、有色人种、同性恋。特朗普对这些人类的鄙视经常无意中流露出来,而很可能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偏巧,体育明星里这类人的比例又比较大。


在四大联盟里,只有NHL跟他关系还过得去,也是因为那里的运动员和工作人员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美国的铁锈地区,更信奉传统的白人价值观。


有意思的是,虽然体育明星普遍讨厌特朗普,但球队老板们暗中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ESPN和知名调查网站FiveThirtyEight最近联手调查了125支美国职业球队的160多位老板,在2020年美国大选这个周期,他们给共和党捐了1000万美元,而民主党只有190万。具体到NBA,在2016-2020这两个周期,老板们给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捐款额分别是840万和260万。简而言之,白人居多的体育老板层,更愿意信赖共和党和特朗普。如果说NBA球员是在台前为拜登和民主党摇旗呐喊,那NBA球队老板则是在幕后为特朗普和共和党输送弹药。”


回到主题,特朗普给中国体育产业带来的问题可能和歧视没多大关系,更多的是由于他的不确定性。


在中美关系里,其实商品外贸所占权重要大得多,其中大比例的是制造业中间产品。不过由于特朗普本人善变,对于已经签署的条约经常跳线。而中方一般会给特政府这种行为予以惩罚。如果把这种惩罚上升到政治高度,就会显得有些偏重,如果把惩罚层次控制在文化体育产品输出层面,则被认为比较恰当。


中国的体育产业总体来说对欧洲和美国相应领域还是有相当依赖的。事实上,这种依赖非常类似高精制造业中,中国对美国芯片的依赖。只不过因为文体产业的集中度比较弱,体量也相对小,所以并没有特别被人们注意到。


其实,不论是中国还是其他什么地方,体育产业的运行和孩子们喜欢的奥特曼体系,运作是差不多的。


孩子们在屏幕上看到奥特曼战胜妖怪、保护地球,自己也想成为其中的一员,就会购买奥特曼的玩偶、装备、书籍、音像产品等。这种行为和成年人观看自己的喜欢的比赛,喜欢某个体育明星之后的行为几乎完全一样。


与此类似,奥特曼的版权在日本,而成人奥特曼的版权更多的在欧美。


当然,如果人是完全理性的,欧美的体育IP线路被切断后,大家完全可以继续用内地的同类IP进行消费。模仿一个日本奥特曼和淘宝村做出来的仿真奥特曼,对模仿者来说并没什么大的差别。


但人类是有偏好的。这种偏好似于资深饮酒者面对50块一瓶的普通白酒和2000元一瓶的茅台时仍会选择茅台。中国人更倾向于消费欧美体育IP在短时间内是很难改变的。


如果拜登上台,中美之间的政策跳线频率预期会有所下降。


拜登终归是个温和的建制派,他的言论大概率也会给对手留有余地,以便下一次双方仍能体面地回到谈判桌上来。


但体察一下美国经济现在的大背景就可以知道,“美国优先”的民粹主义倾向并不是特朗普制造的,他只是迎合这一趋势而已,而且这种倾向也不会因为他的离开而消散。


民主党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也要迎合这种趋势,不过他们会做得更文雅一些。利益冲突仍然会使中美之间的体育IP断流,相对四五年前呈高发状态。


最近中国内地决策层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发布了中国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其中提到了中国经济“内循环“的概念。这种”内循环“不只是指制造业上,也包括服务文化体育领域。


“内循环”策略,应该算是对于全球化逆流应对的一种结构性调整。中国内地文化体育的产业结构其实是在1990年代之后经济迅速全球化的背景下建立起来的,在“内循环”在经济运行权重中比重大幅度增加后,其需要做出的调整也会相当大。


中国人的文化生活趋于更加丰富和复杂,它需要提供的服务需求也非常具有开发价值。


不管怎么说,传统的奥特曼模式应该做出改变。

文章关键词:美国大选,体育产业
本文转载自懒熊体育,不代表平台立场,迅动体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 阅读全文 ∨
Copyright©2018广州迅动互联科技有限公司 工信部备案号:粤ICP备16052366号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

Copyright©迅动科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