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行业动态《堡垒之夜》大胜利:做电竞,只是答案的一部分
首页资讯 > 正文

《堡垒之夜》大胜利:做电竞,只是答案的一部分

发布: 迅动体育     2020-05-16 16:58

核心提示:就如游戏一开始的构想一样,沙盒玩法代表着无限、代表着创造、代表着娱乐,而这不免会与电竞所需要的严肃、专业和架构产生「冲突」。也许,《堡垒之夜》到了该回归自我的时候。

就如游戏一开始的构想一样,沙盒玩法代表着无限、代表着创造、代表着娱乐,而这不免会与电竞所需要的严肃、专业和架构产生「冲突」。

也许,《堡垒之夜》到了该回归自我的时候。

文 / 北力

编辑 / 韩荣迪

「出圈」,本来是个饭圈流行词,指某一个明星或者是某一件事情走红的热度超过了自己固定的圈子,而被这个圈子之外的更多路人所知晓。如今,这个词已经成为了各大品牌营销的热词。在市场竞争白热化的大环境下,成功的出圈能帮助品牌增加话题讨论度、吸引不同人群的注意力。

在体育圈中,相比传统体育项目来说,电子竞技的出圈要更容易一些。而在电竞出圈这个类目里,国外的游戏大厂Epic又是独树一帜的存在。

最近,Epic旗下的游戏《堡垒之夜》再次搞事,一场与Travis Scott的线上演唱会,刷爆了从国内到国外的社媒,博得了娱乐圈、音乐圈、潮流圈、鞋圈、电竞圈等各种圈的关注。

大家的画风也非常的统一,纷纷喊出——「《堡垒之夜》牛X!」

2013年出道的Travis Scott,是目前音乐圈最有影响力的艺人之一。2018年,他与NIKE合作推出 AJ 「倒钩」,引爆全网。「钩子一反,倾家荡产」的「梗」在网络上处处可见。2019年,Travis还登上了超级碗中场秀的舞台,可见其非一般的影响力。

据了解,首场演出共吸引了1500万人在线观看。其中,超过1250万人在游戏里见证了这个时刻。最终,五场演唱会共吸引了2770万人登录游戏观看这场虚拟演唱会。

01

刷爆社媒,《堡垒之夜》的文化野望

与Travis Scott的联动,不是《堡垒之夜》第一次搞事了。去年,他们就联合世界百大DJ Marshmello,举办了一场线上演唱会,吸引了超1000万人观看。

而除了演唱会之外,《堡垒之夜》还会频繁和体育圈、娱乐圈的大IP合作,推出联名游戏物品或者游戏玩法。2018年,他们就联名Air Jordan,推出了一系列游戏内饰品。

去年,在《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上映之际,双方在游戏内上演了一场IP大联动,光剑、千年隼等星战经典元素出现在了游戏中。借着大IP的影响力,堡垒之夜再次刷爆了国外社交媒体,游戏内的饰品大卖,为Epic创造了实打实的经济收益。

据Superdata报道,《堡垒之夜》是2019年最挣钱的免费游戏,他们全年在PC、主机、移动端和Switch上的收益达到了18亿美元。

但是,除了靠大IP的影响力收割玩家的钱包之外, Epic搞这些联动更深层的意义在于文化层面。

通过与这些与美国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文化产品联名,《堡垒之夜》能打进这个圈子,从而成为美国文化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们与NFL联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橄榄球作为美国第一运动,已经渗透到了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2018,EPIC与NFL合作,推出了Fortnite X NFL皮肤,收到了玩家和媒体的追捧。

2019年底,EPIC CEO发布了一条推文表示,「现在,《堡垒之夜》是一个游戏,但请你们在12个月之后再问一遍这个问题。」

Tim的这句话,或许能解释Epic和《堡垒之夜》的思路。

但这只是硬币的一面。

在这个电竞产业狂飙突进的年代,对于许多玩家来说,一款游戏的「电竞化」通常是硬币的另一面。而在这一面,《堡垒之夜》的日子就没那么滋润了。

在2019年,独行侠老板马克·库班,作为最早踏入电竞行业的投资者之一,就说过「《堡垒之夜》不是真正的电竞游戏。」近日,前Faze Clan战队的《堡垒之夜》选手Tfue在直播中表示,「《堡垒之夜》不是一款电竞游戏,它没有任何竞技性。」

而除了Tfue之外,像CypherPK、Kiwzi等知名《堡垒之夜》主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尽管如此,在电竞赛事受到诟病的情况下,《堡垒之夜》仍然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据Epic官方发布的信息显示,截止到5月6日,《堡垒之夜》的注册人数达到了3.5亿;仅在4月份里,玩家的游戏时间就超过了32亿小时。

更重要是,在国外,《堡垒之夜》已经超出了游戏的范畴。前段时间,我在听Golden Boy电竞播客节目时,里面的嘉宾表示「我小时候玩模拟枪战都是扮成牛仔和警察,而现在的孩子都把自己假想为《堡垒之夜》中的角色。」

这也由此引出了一个问题——《堡垒之夜》到底需要电竞吗?

问题的答案,或许是不需要。

02

电竞化,只是迫于压力?

追溯《堡垒之夜》的历史,这款游戏的起飞与电子竞技关系不大。早在2011年,Epic就宣布在开发一款结合了《我的世界》沙盒玩法的射击游戏。

当时,「大逃杀」这种游戏模式还没出现,《堡垒之夜》的最初构想也是一款结合沙盒玩法打僵尸为主的游戏。最终,在经过漫长的6年研发之后,《堡垒之夜》终于在2017年问世。但是,6年的时间也让粉丝的热情「消耗殆尽」。

《堡垒之夜》扑街了。

但是,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离开不个人的奋斗,也要看历史的进程。彼时,战术竞技品类游戏,正在统治着游戏世界,战术竞技模式开始席卷全球。 看到如此趋势的Epic,果断在《堡垒之夜》中加入了这个玩法。识时务者为俊杰,加入了免费大逃杀模式的《堡垒之夜》,开始登上了台面。

2018年,Ninja和Drake的直播,成为了彻底引爆这款游戏的炸药桶。两人的游戏直播,在Twitch上创造了63万人同时观看的纪录。就这样,从《Halo》转战《堡垒之夜》的Ninja,一跃成为了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主播。从体育明星到娱乐圈名媛,都「挤着」要跟他一起直播。

当时国外非常流行的一个说法是,「在Drake玩了堡垒之夜后,玩游戏这个行为在大家心目中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事情。」

一时间,CBS、FOX等美国主流媒体都在报道Ninja的新闻。在整个2018年,Ninja的收入超过了千万美元。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在电竞世界中,TI作为全球奖金池最大的电竞赛事,2018年和2019年的总奖池分别为2800万美元和3400万美元。而作为这两届TI的冠军OG战队,其选手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获得奖金数为680万美元。

榜单前五皆为OG战队《DOTA2》分部选手 (延伸阅读:

在如此势头的加成和粉丝的强烈要求之下,Epic也采取了最合理的一步,把《堡垒之夜》「电竞化」。2018-2019这一年里,Epic拿出了1亿美元投入到了《堡垒之夜》赛事的奖金池里。

2019年7月份举办的「堡垒之夜世界杯」 (FWC) ,奖金池达到了3000万美元。 最终,一位名为Bugha的16岁少年拿走了300万美元的冠军奖金。 据Esports Charts数据显示,FWC吸引了230万观众观看,仅此于S9决赛的390万。

上述的数字都很喜人。但是,我们要明白的是,这些赛事对《堡垒之夜》到底有多大的影响?

2018年7月,堡垒之夜在Twitch上的平均观众人数达到了20万,创下历史之最。从此之后,这个数字一直呈下滑趋势,连游戏FWC都没能力挽狂澜。

由于疫情的影响,《堡垒之夜》的玩家数量回升

这似乎与电竞化的所应该带来的作用不符。多数情况下,厂商举办电竞赛事目的,是为了游戏推广,增加游戏的热度,延长游戏的生命。然而,在赛事投入了大量资金的Epic,却没有看到相应的结果,反而是那些频繁的联动不断的让他们收获新玩家。

付出的努力没有受到相应的回报,Epic或许受到了打击。近日,TSM老板Lenna在直播时就明确表示,「Epic不相信电竞。」

TSM作为最早组建《堡垒之夜》电竞战队的俱乐部,在这个问题上是有发言权的。

「Epic很少与电竞战队交流,他们也没想着把《堡垒之夜》做成一个严肃的赛事。商业层面,他们不让任何赞助商的Logo出现在游戏队服上,这严重影响了赞助商的投资热情。更重要的是,他们对游戏作弊这个行为的处理也不上心。」

不论是休闲模式还是竞技模式,《堡垒之夜》可以说作弊现象是最严重的游戏之一。许多职业选手会公然在直播、正式比赛上作弊。在3月份举办的FNCS锦标赛北美区的比赛中,ID为Slackes 、Keys Kreo 和Bucke四名选手被玩家抓到作弊,并上传到了Youtube上。随后,Epic对他们采取了60天的禁赛。

对于在职业比赛中作弊的选手,仅采取3个月的禁赛处罚,Epic的如此行为付出的代价是赛事的公平性。对于任何一个想要长期发展做大电竞赛事的游戏来说,付出这样的代价不值得。

《堡垒之夜》却不是一款这样的游戏,Epic也不是这样的厂商。

梳理他们的电竞化旅程,你会发现Epic经常会做出莫名其妙的决定。比如,在一项大赛开始的前一天,加入「无尽之剑」、「C4炸弹」这种严重影响游戏玩法的物品,让战队所演练的战术瞬间作废。在很多选手看来,Epic举办电竞比赛的用途只是为了推广游戏中的新物品。

再比如,从游戏的第二章开始,他们决定不在发布游戏版本的更新说明。在俗称「一个版本一个神」的电竞比赛中,Epic竟然要让选手和玩家自己去「猜」哪些物品受到了改动。小朋友,你是否有许多的问号?

在竞技性、公平性、透明度和服务器这几个电竞赛事最为重要的要素上,可以说,《堡垒之夜》都失败了。

对于「堡垒之夜需不需要电竞这个问题」,可能更好的问法是,「Epic到底在不在乎电竞」。

围绕在职业选手身上的不满情绪,也渐渐消磨了他们的热情。在最近一个月内。Morgausse、Rhux、TSM战队的Vinny1x等选手相继宣布放弃《堡垒之夜》。他们或许开始意识到,自己对竞争的热情、对专业赛事的追求、对电竞的严肃程度跟Epic的追求、《堡垒之夜》的未来走向不在同一条道路上。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中间没有谁对谁错。但是,有一件事可以肯定,不管是坚定走走娱乐化和还是洗心革面做电竞,Epic和《堡垒之夜》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而留给他们做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4月30日,Epic官方宣布,今年的《堡垒之夜》世界杯(FWC)将取消,其他赛事将全部转成线上。

在这个消息发布之前,FWC被看作Epic扭转《堡垒之夜》电竞趋势的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可惜新冠疫情的肆虐摧毁了Epic的希望。

但是,从另一方面说,如此意外或许能让Epic「光明正大」的选择娱乐化这条道路。

不管是这次的Travis Scott线上演唱会,还是频繁与漫威、星战等巨量IP的联名,Epic和《堡垒之夜》在不断拓展一款游戏所具备的可能性,刷新着行业的认知。就如游戏一开始的构想一样,沙盒玩法代表着无限、代表着创造、代表着娱乐,而这不免会与电竞所需要的严肃、专业、架构产生「冲突」。

也许,《堡垒之夜》到了该回归「本源」的时候。

文章关键词:堡垒之夜,电竞
本文转载自体育产业生态圈,不代表平台立场,迅动体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 阅读全文 ∨
Copyright©2018广州迅动互联科技有限公司 工信部备案号:粤ICP备16052366号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

Copyright©迅动科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