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行业动态一个叫“天海”的俱乐部决定去死
首页资讯 > 正文

一个叫“天海”的俱乐部决定去死

发布: 迅动体育     2020-05-14 09:59

核心提示:虽然上赛季堪堪完成保级,但是作为一家中超球队,球迷基础良好,还有一年前打入亚冠的基础,以及最诱人的「0元」转让——这一点甚至引发了不少外媒争相报道,但为什么天海作为投资目标的潜在商业潜力,却如此不被看好呢?

5年之后,面对解散公告,无数球迷们或许还会回想起,权健宣布收购松江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文 / 宋鑫宇

编辑 / 郭阳

诊断1:缺钱

3封请愿书、无数的红色手印。这是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弥留之际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声音。

在李玮锋之后,杨旭也发微博告别球队

九河下梢,漕运兴盛。可能谁也没到,在以水旱码头财源广进著称的天津,天海最终却落得一个破产的下场。

3月5日,天津天海足球第一次发出0元转让俱乐部全部股权的通告开始,过去的60多天就像一场扑朔迷离的大戏。

先是各路媒体铺天盖地,从北京互联网公司到天津药企再到北方房地产商,一个个传的有鼻子有眼的消息满天飞,甚至逼得今日头条官方正式发布了一条辟谣声明。

然而事实上,根据消息人士透露,从始至终与天海就转让事宜接触过的,算上万通在内一共只有寥寥3家。而真正开展过实质性谈判的也只有万通而已。

虽然上赛季堪堪完成保级,但是作为一家中超球队,球迷基础良好,还有一年前打入亚冠的基础,以及最诱人的「0元」转让——这一点甚至引发了不少外媒争相报道,但为什么天海作为投资目标的潜在商业潜力,却如此不被看好呢?

原因很简单,虽然中超球队不能挣钱,但是花钱绝对是一把好手。单就保级而言,维系一家中超俱乐部的年投入成本也至少在数亿元。包括恒大、苏宁在内的巨头企业采取的也都是「只出不进」的运营模式。

而且随着权健的倒台,俱乐部尚有大量债务需要清算,已经提交到国际足联的案件来看,保罗索萨、莫德斯特以及崔康熙团队等等几个需要赔偿案子加起来,至少有几亿人民币的债务需要新东家负担。

更不要说还有此前的欠薪。虽然无法得知具体有多少,但是从此前天海收到几百万的退税金后,表示「与球员欠款数额差距太大」而选择给梯队和工作人员补发工资——从中可以看出,欠薪也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这还是整个休赛期几乎卖掉半支球队之后的额度。

同时在股权转让遭到足协拒绝之后,双方沟通的「先赞助,后转让」模式加剧互相的不信任。

天海的想法很简单「谈都谈好了,你一直不打钱?玩我吗?」

而万通也很纠结,放眼望去之前的故事。富德拿着70%的股权,投资着真金白银,到头来俱乐部说了算的还是一分钱不出的小股东延边体育局;万达两个赛季投资40亿,却难以换来一个「明媒正娶」的名分。

于是谈了一圈,天海最后就只谈到个寂寞,万通拍拍屁股走人了,留给天海的却只剩下解散。

诊断2:投资难寻

说一千道一万,每一家中国足球俱乐部的生存,太过于依赖投资方。

在过去几个月间,国内外有两个最受关注的足球俱乐部收购案,一个是中国的天海,另一个则是英超的纽卡斯尔。

非常有意思的一点,天海的转让是因为投资方给不了球队钱,而纽卡斯尔被卖掉则是因为没办法为老板赚更多钱。

作为纽卡斯尔老板的阿什利,是英超有名的「吸血鬼」之一,掌控俱乐部的这13年里,从未花大价钱给俱乐部带来真正的重磅球员。有5个赛季俱乐部在转会市场卖人挣的钱比买球员花的钱还多。

同时成为纽卡老板后,阿什利把球队主场「圣詹姆斯公园」直接更名为自己公司的名字「SPORTS DIRECT球场」,当成了免费的营销工具。而全球新冠疫情的爆发,不仅对他主营的体育零售行业带来巨大冲击,也让失去赛事收入的球队出现财政危机无法给他带来更多的回报,因此阿什利选择此时出售俱乐部来「榨干」球队的最后一点价值。

对于很多的国外俱乐部来说,依靠良好的市场开发以及商业活动,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甚至于每年还能有不少的盈利。

而国内俱乐部呢?通过投资足球获取的知名度与关注度来换取集团收益是绝大多数投资人的主要目的。

既然指望俱乐部挣钱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么投资方只能寄希望于利用中超联赛黄金般的商业价值而日进斗金。

莫不说坊间传闻,收购天海之后,权健遗留先来的那块地能带来多少收益。在传出收购消息至今,万通股价从5.37元涨到8.12元,涨幅超过50%,总市值飙升56亿。

也就是说,一分钱没掏过,几乎0成本的代价,万通得到的是资本市场的无限看好,以及真金白银的收益。

要知道,万通此前折价7.5亿转让了在北京国贸Z3地块持有的35%股份,同时8.73亿抛售子公司香河万通70%的股份,换来的6.05亿归母净利润,也不过换来一个「买入」的评级,而没有任何资本市场的实际收益。

本来是笔「舍不了孩子,套不着狼」的投资,指望的收购天海带来的宣传作用能帮助母公司获得经济利好,这下「狼」都抓到了,「孩子」自然也就省下了。

如此一番折腾之后,对于万通来说还能不能完成对天海的收购已经不重要了,更何况收购之后等着万通的还有一屁股烂账和需要的大笔资金投入。

值得一提的是,5月12日北京万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董事、副董事长李虹及董事、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马健辞职,同时,选举梅志明、张家静为非独立董事。

诊断3:权健

成也权健,败也权健。对于这只球队来说,这是一个无解的命题。

初入足球赛场的束昱辉,一边喊着「中超球队的发展模式违背了足球发展规律。」的口号,一边不断挥动着支票本。

6000万人民币的孙可、3000万欧元的格乌瓦尼奥以及帕托、维特塞尔们换来的是一个以升班马之姿一举杀入亚冠的豪门雏形,已经天津球迷心中一段美好的回忆。

时至今日,仍有不少天津球迷感谢权健曾为天津足球带来过美好的时光。

帕托、维特塞尔、王永珀、张鹭、权敬源、赵旭日......这是天津足球的高光时刻之一

然而为权健集团带来灭顶之灾的,也正是权健「豪横」的成绩。相比于早在2015年权健集团冠名赞助天津泰达时,有媒体报道「权健出身不干净」时的地方性公司。

通过投资足球,市值年增长100多亿,闻名全国的权健集团在第二次被曝光之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这也是最后推翻权健集团最大的功臣。

而束昱辉在权健集团收购松江时给俱乐部定下的「保级、冲超、参加亚冠、参加世俱杯」四步走发展目标规划,如今也只能永远的停在了第三步......

可以说,从天海出生那天起,就是一家有着先天不足的俱乐部,无关足球,也无关俱乐部,只是因为投资方的缺陷。而这对国内的足球俱乐部来说恰恰是致命的。

在这份最终写上「死亡」的诊断书上,除了这一条条的诊断之外,我们看到了眼泪,看到了叹息,也看到了无可奈何。

天津足球一声叹息,这桩「闹剧」最终以这样一场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结果收场。真可谓「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5月12日下午,不少天海球迷到俱乐部门口送别球队(图片来源:IC Photo)

没有中超的日子里,天津天海的准入过程成了中国足坛的「流量担当」。如今随着大戏的落幕,有关与新赛季联赛准入的所有问题也将有个最终的答案。

文章关键词:天海足球俱乐部,足球俱乐部
本文转载自体育产业生态圈,不代表平台立场,迅动体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 阅读全文 ∨
Copyright©2018广州迅动互联科技有限公司 工信部备案号:粤ICP备16052366号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

Copyright©迅动科技版权所有